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堂字辈的女人都被我上了

记得我是在台南炮校服役在民国91年1月18日那天晚上六点提早退伍的,我走出军营门口坐上公车往台南车站而去...... 坐上7点多的自强后往台中準备回家去, 下了火车出了台中车站后在喷水池前老妈来接我, 一年多都没回家了~老妈还是那幺正点啊! 她在18岁时跟爸爸结婚6个多月后生下我这个独子后就不再生..

我和我的公交女孩

  公交车到站了,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下车了,我也不例外,一是急着去排队希望今天能找到工作,二是因为,不太好意思。毕竟是作贼心虚,搔扰过人家,心 理总是觉得不好意思,所以,就匆匆忙忙下车了。   找过工作的人应该都见识过人才交流市场的场面的,门口等着买票进场的长 龙蜿蜒好几百米了,每次看到这样的..

感谢爹地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

爹地对我来说是除了母亲以外最亲密的人,不管是功课上、未来的走向等等所有的事情,我都会跟爹地商量。母亲在南山车站开了一个店,所以每天晚上回到家都已经超过十二点了。当母亲不在家的这一段时间里,我就跟爹地一块吃饭、听音乐、看电视等。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海边玩时,在车里发生了奇妙的事情。 可能是吹到海边的冷..